大战与强国崛起的历史和斟酌考查

  不能把中华民族变成一个“经济民族”

  美国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约翰·米尔斯海默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说:“任何一个美国人都知道,要使美国的安全达到最大化,就要保证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要保证生存,最好的办法是在某一个地区成为最强大的或者在全球成为最强大的”。“中国现在还没有很强大的军事力量,中国在军事上还很弱”。“我想,大的竞争还是会体现在经济角色和军事角色上。经济角色在两个角度中是很重要的:第一,军事理由和安全理由。你必须要有很强的经济实力,才能够建立起足够强大的军事力量来保护自己。第二个原因是人们需要财富,人们都想生活在一个繁荣的国家,因此在市场上取胜总是被格外看重的。有强大的经济力量,是能够生存的关键,但是如果没有强大的军事力量,就会冒很大的风险”。“中国对此非常清楚,……欧洲的铁蹄和日本对中国的入侵,产生了很多可怕的事情。因此对于中国人来说,不发展强大的军事实力来保护自己是非常愚蠢的。军事力量的竞争是任何时候都不会消失的。我想在将来,在中国和美国之间出现的竞争,很可能不是意识形态的竞争,而是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的竞争”。“你必须自己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惟一方法就是变得非常强大。……美国不想看到一个强大的中国。如果中国今后成为最强大的国家,中国也不想看到其他国家崛起,不希望任何国家崛起”。

战争与大国崛起的历史和理论考察

  没有军事崛起的经济崛起是危险的崛起,因为它会使一个民族变成经济民族。韦伯说:“一个民族要从经济民族转变为政治民族,成为政治上成熟的民族。”按照韦伯的说法,“经济民族是一个政治上不成熟的民族”,最明显的表现是醉心于“用经济学看问题的方式”,将民族的目标化约为经济目标。其突出表现在:一是在制定经济乃至国家对外政策时,忘掉民族国家的政治使命;二是简单地将经济繁荣等同于国家强大,而富裕程度与安全程度是不同的。要有决心和能力把一部分财富转化为安全能力。

  美国专家的分析虽然不完全符合中国的实际,但是他表达的那种“只有强大,才有安全;要想安全,就要强大”的典型的美式战略理念,对中国具有借鉴意义。21
世纪的中国要想安全,就必须强大。

一直以来,在现实主义理论的视阈中,对军事力量的追求是国家对安全和权力最大化追求的必然结果,国家的安全程度和权力大小也在军事力量的层面上获得统一,军事力量也因此成为大国崛起的核心构成和象征。长久以来存在的将军事力量视同大国权力象征与安全保障的倾向,实际上暗含着大国通过战争崛起的逻辑,以至于大国被定义为有能力在战争中取胜的国家。应该说,军事力量的兴衰与战争的胜负同大国的兴衰密切相关。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历史上崛起大国的地位既靠军事力量的使用而赢得,也因它的过度使用而丧失。如果说,从大国的崛起方式和挑战国意识中可以找到大国崛起与战争相伴而生的国家单元层面的原因的话,那末,从新现实主义的结构分析路径出发,新兴大国的崛起将既是体系结构变革的产物,同时它又必然导致现存体系结构的根本性变革,从而引发持久的权力转移,其间必然伴随着大国冲突和战争。应该说,无论是从单元路径还是从结构路径出发,绝大多数现实主义者都持以下观点:正在崛起的国家大都有奉行利己主义和扩张主义对外政策的倾向。同时,任何新兴大国的崛起都将招致国际体系的震荡不安。

  经济民族是危险的民族,会使一个民族成为“经济动物”,使一个民族走上富而弱、富而衰、富而亡的道路。马基雅维里认为,建军乃建国之本,强兵为治世之基。他当时眼看着像佛罗伦萨和米兰等意大利城邦,虽然拥有大量的财富,却既不能安内又不能攘外,这使他深有感慨。他认为经济过分繁荣,人民过分讲求福利,足以导致社会风气败坏,民族丧失战斗精神,于是国家的衰败就指日可待。

  ◎追求和平崛起,不畏惧战斗崛起

关键词:军事力量;权力;大国崛起;历史;单元;结构

  走上经济民族歧途的荷兰,教训沉痛。在欧洲,最早接受马基雅维里的军事变革思想的国家,不是欧洲大国,而是微型国家荷兰。荷兰当时称为尼德兰(意思就是“低地”)。尼德兰本来是西班牙的属地,从1568年发动独立战争,一直坚持到1648年才正式获得独立,前后历时达80年之久。当时西班牙是世界强国,荷兰人要以小敌大就必须寻求能够增强和提高战斗力的超常途径。荷兰人找到了军事革命这一特殊的途径,由此荷兰成为欧洲军事变革的发源地和欧洲军事革命的先行者。荷兰军事改革的成就,引起欧洲各国的广泛注意。各国有志研究军事学术的青年都纷纷前往荷兰去接受军事教育,到荷兰去进行军事留学成为一时风尚。然而,人们往往看到荷兰崛起的经济创造,而没有看到荷兰在崛起中的军事创造。

  中国和平崛起的基础和条件是400多个战役打出来的。中国要实现和平崛起,就必须实现军事崛起。中国的军事实力,必须强大到世界上任何强敌都不敢、也不能用军事力量来遏制中国崛起的程度。

一、军事力量与权力之间的现实主义理论诠释

  荷兰的崛起是从争取民族独立的战争开始的,而“商业是荷兰政府的政治”。为了发展远洋贸易,荷兰十分重视军队建设,并且拥有一支强大的海军。在第一次英国与荷兰的战争中,荷兰每次战役都可以出动战舰200艘以上,这些战舰配备有6000—8000门大炮和2万—3万水兵。在第二次英国与荷兰战争期间,荷兰海军曾经冲入泰晤士河,直接威胁伦敦。在海战中,荷兰舰队不仅在斯拉克、敦刻尔克和当斯多次打败西班牙舰队,有时甚至独挡英国、法国、瑞典、德国联军而毫不示弱。荷兰在海外与西班牙和葡萄牙争夺殖民地的斗争中之所以能够后来居上,离不开荷兰的军事优势。在军队技术方面荷兰享有优势。荷兰的战舰建造技术特别是在后舱架设炮台的技术,一直是西欧其他国家学习的榜样。彼得一世非常羡慕荷兰造船业,曾经两次专程到荷兰学习造船技术。

  中国在崛起过程中最大的挑战和考验来自霸权国家对中国崛起的战争遏制。克劳塞维茨说过,“一方绝对忍受就不成为战争”,而中国的和平崛起,不可能是一种绝对忍受的崛起。中国的和平崛起不排斥在反遏制战争中崛起。当霸权国家试图以战争遏制中国崛起时,中国就必须以军事力量维护和保卫国家崛起的战略进程不被终止。

权力和军事力量本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在现实主义理论中,权力通常被定义为控制或影响他人的能力,或者是“对他人产生预期效果的能力”。而军事力量则是国家必备而具体的物质性强制力量,属于构成权力组成的资源要素或潜在权力。二者之所以联系在一起,主要是由于权力尽管易于体验却难以定义或衡量。而构成权力组成的资源相对来说比较具体和容易衡量,于是通过枚举权力得以行使与运用的基础性资源来衡量国家所拥有权力的大小就成了度量权力的惯常做法。尽管权力的资源种类繁多,但在现实主义看来,军事力量确是最重要的权力资源。德国军事家克劳塞维茨曾言到:“战争不过是政治的另一种手段的继续”,此话道明了这样一个事实,即:在军事力量使用背后必然存在着政治的目的和功能,也可以说是政治权力的存在。因此,军事力量也就成为了权力的关键性构成因素和基础。

  荷兰是一个由舰队防卫的账房。但是在1713年4月12日,荷兰人与法国、西班牙、英国、瑞典缔结了和约——结束了西班牙王位战争,同时也结束了伟大的荷兰共和国的作用。在充当了一个多世纪的欧洲强国以后,共和国自愿从大国的行列中退出来。共和国的军队被解除了武装,舰队被任其腐烂在港口中,将军们和海军上将们解甲归田,领取退休金。将军的位置被披着长发和拥有大量金钱的外交官所取代。这些金钱用于购买和平。不惜代价甚至采取不光彩的手段谋求和平,成为共和国的新国策。荷兰在整个18世纪没有认真建设军队,这是一种自杀性的行为。曾经是主要海上强国的荷兰共和国,不得不向外国招募海军军官。弱小的荷兰舰队多次把耻辱性的消息带回国内。在大西洋的荷兰商人和在北海的荷兰渔船面临任人捕捉的境地,大西洋和北海的荷兰商人、渔民被人驱逐,四处逃窜。

  中国要和平崛起,为什么一定要实现军事崛起呢?因为和平崛起是双方面努力的结果:美国要允许中国和平崛起,就既不能进行冷战遏制,更不能进行军事压制和战争压制。2004
年7月9日香港《信报》文章《地球上从来没有和平崛起》的作者认为:“世界上所有强国都希望崛起是和平的,不动一枪,不发一弹,但是地球上从来没有发生过和平崛起。一部美国崛起的历史是战争历史,美国夺取霸权的历史是战争历史,美国维持霸权的历史依然是战争历史。当今时代,和平是愿望,霸权是事实,把自己武装起来是根本。日本富裕了,却因为在军事上依赖美国而不能崛起。美国虽然已经崛起了,但是仍然不断增加军费,保持绝对的军事优势。仅仅为了保家卫国,为了和平,中国需要原子弹,需要朝鲜战争的英雄气魄,需要强大的军队。”这位作者的观点,很有见地。

现实主义者对于军事力量在国际政治权力中的重要作用,多给予肯定和推崇。爱德华•卡尔明确指出了军事力量的权力意义。他说,
“军事力量具有极其重大意义的缘由,是基于战争是国际关系中权力的最终手段这一原因”。“潜在战争是国际政治中的主导性因素,军事力量也就因之成为公认的政治价值标准”。
肯尼斯•沃尔兹也持同样见解:武力是政治领域的终极手段。而在国际政治领域,武力不仅是终极手段,而且是首选和常用手段。米尔斯海默直接将权力等同于军事力量。他认为:“在国际政治中,一国的有效权力是指它的军事力量所能发挥的最大作用,以及与对手的军事实力对比的情况”。他自己也坦言:“我主要从军事角度来定义权力,因为进攻性现实主义把这种力量看成国际政治的最后手段”。

  在18世纪不断衰落的荷兰,人们只会叫嚷着要钱,钱,更多的钱。荷兰人扔掉了身上的“子弹袋”,他们的“钱袋”也就成为海盗的猎物了。

金沙澳门官网5858,  冷战后,美国在亚洲对中国采取包围战略:在中国东部,美国与日本、韩国建立军事同盟,利用台湾牵制中国;在西南,美国支持印度在南亚次大陆的扩张;在中国的南海,美国也积极动作,暗中推动对付中国的南海国家联盟。可见,为了和平崛起,中国必须军事崛起。中国的军事力量越强大,对霸权主义的威慑力越大,越有利于中国的和平崛起。

上述关于军事力量权力属性的诠释,实际上包含着了这样一种认知:作为潜在权力的军事力量可以直接转化为实际权力。因此,权力明显具有的军事力量特征使得“国际政治权力=
国力= 军事力量的公式长期以来一直占据着主导地位”。

  法国在这方面也有教训。法国博弗尔将军在他的著作《1940:法兰西的沦亡》中指出: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法国在经济方面还是相当的安定,人民也过着富庶安乐的生活。法国的经济相当良好,而政治情况就很糟糕。……当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法国人不再像1914年那样,团结一致效忠国家,法国没有任何杰出的领导人物,全国上下在政治混乱的气氛中,糊里糊涂地投入战争,国内充满了厌战的心理,许多人宁愿忍受任何的屈辱,而不想拼死一战。在战前,一位德国作家曾经有这样的刻薄评论:“法兰西是一个标准的垂死民族。这个民族已经没有目的或价值。其人民早已丧失其传统的荣誉和精神。大可听其自生自灭,而不必予以重视。”法国在1940年的迅速崩溃,证明了这一点。

  和平发展,和平崛起,已经成为21世纪中国核心的国家利益。发展权和崛起权,已经成为中国必须加以捍卫的国家主权。任何企图阻挠和遏制中国发展与崛起的势力,如果他们的遏制突破了和平遏制的限度,而以武力手段进行战争遏制,中国必须用战斗来保卫自己国家的发展和崛起。

军事力量除了具有权力属性外,其还被赋予了安全属性。因为,所有现实主义理论流派都建立在一个最基本的命题上:国际体系处于无政府状态中。无政府状态是与暴力的发生联系在一起的,由于不存在任何对国家之间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进行阻遏的超国家权威,自助便成为无政府状态下的必然行为准则。因为,世界的现实生活使人们必须承认,国家对自己的防卫最后还得靠自身的实力。这样,安全就成了国际体系中的稀缺资源,军事力量便成为国家现实自我保护的关键力量。基于世界始终存在安全竞争和战争危险这一事实,军事力量对于国家的安全考量也始终具有现实性和必要性,没有哪个国家敢于放弃军事安全方面的考虑。但是国家对安全的追求并非能通过对自身的内省而获取,而只能通过与其邻国相比才能获得。为了安全和自保,国家要求自身发展得比邻国更为强大,以邻国的相对衰弱为代价来扩大自身的权势。因为对国家力量大小的衡量绝不是基于对自身发展的纵向比较,而是与邻国的力量进行同时代横向相比较的结果。正如卡尔所言,一个国家进行最重大战争的目的诚然是为了加强自身的军事实力,不过,在更多的情况下,是为了防止另外一个国家加强军事实力。依上述观点推断,崛起成为国际体系中拥有超强军力的强权势必成为国家确保自身安全的不二法门,或者说,成为体系中的最强大国家将是一个国家获取安全的最有效手段。

  美国人的商业精神世界第一,美国的财富世界第一,但是美利坚民族不是一个经济民族。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教授约瑟夫·奈说:“军事力量也很重要。我认为美国的军事地位是其国力的核心。”在美国,高素质的人才,并不是都在高利润的行业和领域。根据调查,美国企业界的经理阶层中获得硕士以上学位的人只占总数的19%,而在准将阶层的军官总数中则占88%。在美国,从事“强军”事业的人才队伍,与从事“富国”事业的人才队伍比较,在学历上是四倍的优势。美国这个经济大国,真的是一个以军事地位为国力核心的国家。

  中美无大战,但中国必须有“大军”

从上文关于军事力量与权力和安全的关系的探讨来看,对军事力量的追求是国家对安全和权力最大化追求的必然结果,国家的安全程度和权力大小在军事力量的层面上获得了统一,军事力量也因此成为大国崛起的核心构成和象征。其实,在英文中,大国和权力是同一个单词,大国必须是军事强国似乎不言自明。从历史上看,崛起的世界大国无一例外都拥有强大的军事力量。16
世纪在欧洲王朝竞争中崛起的西班牙,不论是陆军,还是海军,都是欧洲一流,西班牙步兵团是欧洲战斗力最强的部队。而由大型战舰组成的“无敌舰队”却雄霸海上,保证了西班牙海上交通的顺畅。17世纪崛起的荷兰,通过其所拥有的欧洲最为庞大的舰队,确保了其“海上马车夫”的地位。路易十四时期法国的崛起和强盛也是建立在其一向在规模上雄踞欧洲之首的军事力量基础之上的。拿破仑统治时期的法国更是通过其缔造的强大军队征服欧洲大陆,而跃居欧洲第一强国的。而对于在19
世纪末建立起规模空前而地跨五大洲殖民帝国的英国的崛起,阿尔弗雷德•马汉却一语道出了关键:多少世纪以来,英国商业的发展,领土的完整,富裕帝国的存在和世界大国的地位,都可以直接追溯到英国海上力量的崛起。美国真正成为世界性强国是在其军事力量走向世界之后。19
世纪末经济已跃居世界第一的美国国际影响力并不及其它列强,仅被视为二流国家。而二战结束时,凭借其庞大的军事力量,美国一跃成为世界头号强国。

  中国的崛起,需要富国和强军的统一,既要崛起为经济大国,又要崛起为军事强国,决不能成为一个有脂肪没有骨头、有体重没有力气的“经济民族”。

  21世纪,为了保证中美无大战,中国必须有“大军”。这个“大军”,不是单指规模,还要体现在质量上。中国军事崛起,不是为了打美国,而是为了不被美国打;不是在短时间里和美国去竞争军力上的世界第一,而是要保证自己不被世界第一的美军打击和战胜。所以中国的军事崛起,对美国军队不是威胁,而是要免除美国军队对中国的威胁。

长久以来存在的将军事力量视同大国权力象征与安全保障的倾向,实际上暗含着大国通过战争崛起的逻辑,以至于大国被定义为有能力在战争中取胜的国家。卡尔也持同样见解:在大规模战争中赢得胜利,往往是一个国家被承认为大国的原因。大国崛起的实践和历程似乎证明了这一观点。

  中国已被美国选定为对手,中国没有退路!

  ◎21世纪,中美无大战

二、大国通过战争崛起和衰败的历史考察

  中国究竟当不当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这个定位是不以中国的意志为转移的。

  21世纪中美两国无大战,首先是因为在20世纪下半期,美国和苏联这两个国家间的战略竞争结束了“大国之间总有大战”的历史,开辟了一个“大国之间无大战”的新时代。

回顾过去5
个世纪大国的崛起历程,大国的崛起基本上都是通过战争来实现的。荷兰奠定欧洲领先国家的地位是始于赢得抗击西班牙人战争的胜利并获得独立之后。法国的头号欧洲陆上强国的地位是通过三十年战争及1657年和1667年的两次对西战争的胜利获得的。英国的崛起始于16世纪末的伊丽莎白时代,但直到19世纪初通过联合其他欧洲大国击败拿破仑帝国后才成为世界头号强国。其间,英国先后在军事上击败了当时欧洲的海上及陆上霸权国。英国海军先是1588年在大西洋一举歼灭西班牙“无敌舰队”,继而从1652年开始,又三次对荷兰开战,彻底剥夺了荷兰殖民及海上优势。18世纪英国又与法国展开激烈的霸权争夺战,从1689到1815年,先后与法国展开了7次大战。其中1805
年英国在特拉法加海战中的胜利,不仅标志着英国在海上彻底战胜法国,而且也确立了英国长达百余年的海上霸主地位。德国的崛起则是经历了对丹麦、奥地利和法国的三次战争的胜利才最终完成,而日本则在日俄战争中击败俄国后才获得了大国地位。美国的世界大国之旅始于1898
年的美西战争,两次世界大战则最终正式确立了它的全球性超级大国地位值得注意的是,历史上崛起大国的地位既靠军事力量的使用而赢得,也因它的过度使用而丧失。

  很多中国人有一种期待,就是希望美国不要把中国作为对手。有人说,中国奉行四不政策:不挑战美国的霸主地位;不挑战世界秩序;不把美国当作竞争对手和敌手;中国不是美国的威胁。中国就是要当美国的建设性战略伙伴,就是要与美国合作,与美国友好。这些愿望和期盼当然是真诚的,是难得的和宝贵的。但是,这并不能使中国躲掉做美国对手的命运。

  关于“大国之间无大战”时代的出现,缘于美国前国防部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提出的“相互确保摧毁”成为美国战略核计划的永久性基石。当美国创立这个新的“相互确保摧毁”规则时,它简直就是永远消灭了大国间的战争。美国人认识到这一点花了几乎20年的时间,不仅成功地将这一规则输出给其他大国,还与苏联签署了第一个《战略武器限制谈判条约》,从而大大减少了全球核战争的威胁,并将竞争规则含蓄地固定下来。

作为欧洲最先崛起的葡萄牙,通过1143年光复领土战争的胜利成为欧洲大陆上第一个统一的民族国家,然后在取得环球航海领先地位后,为了扩大自己的领地,继而展开对外扩张战争,最后随着战争的失败而将海上霸主地位让位于西班牙,荷兰和英国。西班牙在伊莎贝尔女王的领导下,于1492年1月2日通过格拉纳达一战的胜利而结束了长达800年的土地收复战争。随后也展开了对外的征服战争。最后随着英西海战的失败而将海上霸权让位于英国。于1581年7月26日赢得了独立战争胜利的荷兰,通过民间集资的方式成立荷兰联合东印度公司,在海洋上彻底冲破西班牙的封锁,建立了全球殖民帝国。但最后也随着三次英荷战争的失败而将海上霸权让位于英国。

  美国一些战略家曾明确指出,美国是否防备一个国家,并不取决于这个国家的意图,而是取决于这个国家的力量。基辛格也说:“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看,美国是无比辽阔、资源和人口远远超过美国的欧亚大板块海岸之外的一个岛屿。在欧亚大陆的任何一半——欧洲或亚洲——出现一个占据支配地位的大国,是一个构成对美国的战略威胁的明显标志,无论有没有冷战都是一样。因为由此而形成的集团将具备在经济上并最终在军事上,超过美国的能力。美国必须抗击这种危险,即使这个居于支配地位的大国显得十分友善;因为其意图一旦变化,美国就会发现自己进行有效抵抗和扭转事态的能力大大减弱了。”

  在20世纪后期,大国之间不能有大战作为一种新的军事观、战争观,在西方战略理论界和政界就形成了共识。而朝鲜战争又使美国人开始研究有限战争的概念,使得冷战期间、核武器条件下的大国战争观发生了根本变化:不是胜利高于一切,而是代价高于一切。这就从根本上决定了大国之间无大战。

英国的崛起始于1588年英西海战的胜利。在随后的岁月中,英国首先通过三次英荷战争的胜
利迫使荷兰接受了《航海法》,其后于1763年打败法国赢得英法七年战争,又于1815年在滑铁卢击败拿破仑,英国最终通过战争建立了其庞大殖民帝国。不过最后还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彻底将霸权让位于美国。法国通过1789年的大革命,推翻了路易十六,建立了法兰西第
一共和国。随后,当拿破仑民选上台当上皇帝后,便展开了一系列的对外征战,先后四次打破欧洲大陆的反法同盟,建立了一个几乎囊括整个欧洲的法兰西帝国。但法国最终还是被反法同盟击败。1870年在普法战争中的失败,却是法国走向衰败的真正开始,尽管后来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打败了德国,但法国已是筋疲力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又惨败于德国,尽管在盟国的帮助下获得解放,但战争却使法国散失了欧洲大陆第一大国的地位。1862年9月30日,普鲁士开始实行首相俾斯麦所谓的“铁血政策”,对外发动战争,先后打败丹麦、奥地利和法国。此后,为了取得全球霸权,德国先后发动两次世界大战,不过在两次大战中都被击败。

  在美国人看来,国家意愿是靠不住的,美国人看的是力量。美国人战略思维的重要特点是:力量决定地位,力量决定性质,力量决定关系。两个国家的关系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不是以国家意志和意愿所决定的,而是由力量来决定的。美国人选择战略对手,不是以意识形态和善良意志为标准,而是根据力量水平为标准。美国一个很知名的人物讲,仅仅是迅速发展这个事实,就使中国走上了一条与美国冲突的道路。这就是美国的战略观念,这就是美国思维。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美国是世界第一,那么哪个国家发展的速度最快,离美国的距离最短,哪个国家就不可避免地、就历史性地要成为美国的对手,你当也得当,不当也得当。只要你处在发展最快的地位,只要你在综合国力的比赛场上距离美国最近,那么你就必须享受美国给你的“对手”的待遇和地位。除非你自暴自弃或者被美国遏制住了,否则你就休想逃脱被列为美国“对手”的“命运”。所以,21世纪的中国,除了要有和平意识、和谐意识、合作意识,还必须要有对手意识,要有竞争意识。最大的竞争对手也是最大的合作伙伴,最大的合作伙伴也是最大的竞争对手。

  其次,中美无大战与美国这个国家的特点有关。美国与德国、日本不同,在它崛起期间没有发动过世界战争,它惟一发动过的一场大战是比世界大战文明得多、理智得多、代价也低得多的冷战。所以,在所有的帝国主义国家中,美国还是一个比较理智、比较文明的帝国主义者。

日本1853年被美国强迫打开国门,开放横须贺港口并签定了历史上第一个不平等条约,随后,荷兰,英国,法国,俄国等世界大国也纷沓而至,先后与日本签定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但从1868年开始实施明治维新以后,日本开始走向强大,并通过1894年中日甲午海战与
1905年日俄战争的胜利赢得了大国地位。但日本征战并不止于此,1931年攻占中国东北,1937年全面侵华,1941年12月8日偷袭珍珠港,对美国宣战,发动太平洋战争,最后1945年被同盟国彻底击溃。

  总之,21世纪的中国,早已经光荣地被美国选定为它的对手,不想当,也必须得当。就如基辛格所说“无论有没有冷战都是一样”,“即使这个居于支配地位的大国显得十分友善”,那也不行。

  第三,中美无大战更与中国这个国家的性格和特点有关。中国在历史上就是一个防御性的国家。现在,中国崛起呼声甚高,却反复声明不称霸,走和平发展道路,呼吁建设和谐世界。而且,中国不搞扩张。“中国特色”这四个字就是不打算把中国模式作为向世界普及和推广的通用模式,只是限于中国使用、中国专用。

俄国自1689年彼得大帝实施改革以后,也开始了对外征服战争,
1702年为夺取波罗的海出海口,
发动第一次对瑞典的战争,以失败而告终。但自此以后,俄国励精图治,改革军队,终于在九年之后赢得了对瑞典的战争。在彼得大帝以后,叶卡捷琳娜二世用了34年的时间,先后打败土耳其,瓜分波兰,领土扩张至北美洲。在叶卡捷琳娜二世以后,沙皇亚历山大一世打败拿破仑,成为欧洲神圣反法同盟的盟主。1914年第俄国被拖入一战的战争泥潭,内部矛盾也激化,从而导致了1917年十月革命的爆发。1945年,通过苏德战争的胜利,最终成
为世界超级大国之一。1991年苏联走向解体,苏联的解体尽管没有通过战争,但疯狂的军备扩张却是拖垮苏联的关键原因。

  中美无大战,中国必须有大军!

  第四,中美无大战,也是时代潮流的必然结果。世界在走向文明,大国战略竞争也在走向文明。美国对中国虽然会有遏制,但是为了美国自身的利益也必须遏制有度。无度遏制、恶性遏制,会伤害中国,也会损害美国。

1776年7月4日,经过8年独立战争,美国宣告独立,又经过南北战争而走向强盛,美西战争和一战而崛起,最后经过二次世界大战,美国终于取代英国,成为世界头号强国。不过美国在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的失败却导致了美国的战略收缩和威信的受损。

  21世纪,保证中美无大战,中国必须有大军。这个“大军”,不是大在规模上,而是强在质量上。因此,所谓“大军”的内在含义是“强军”。

  ◎21世纪,中国必须有“大军”

三、大国崛起伴随战争的原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