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将提升军费完毕军队周密现代化 压实邻里防御

图片 1

  在美欧贸易摩擦升级的背景下,许多欧洲媒体惊讶欧洲各国与美国会在北约防长会上表现出“团结”。对此,斯托尔滕贝格表示,“在俄罗斯试图分裂我们时,我们必须保持团结”。德国电视一台表示,尽管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协议、发动贸易战,但在安全上,欧盟仍严重依赖美国。

没有资金的改革

  规划称,冷战结束后,德国联邦国防军忽视军队现代化建设,2014年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后,北约加强了对俄罗斯的军事准备,德国也对安全形势重新进行了评估。未来,联邦国防军将对人员、装备、军事行动以及组织和培训等方面提出新要求。2023前,德国将重点响应北约“四个30”的加强战备倡议。为此,德国将建立3个师,8个作战旅和4个空军机构。海军计划得到11艘护卫舰。2031年前,国防军计划实现所有军事人员装备的统一,填补大型装备空缺。重点是加强德国本土防御。在军队现代化的同时,德军还将开发新技术、实现军队数字化、加强国家危机管理、改善士兵住宿条件以及提升军队网络战等方面的能力。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北约防长会上宣布“四个30”加强战备倡议,得到成员国的一致支持。根据该倡议,在2020年前,各国要确保北约能在30天或更短时间内部署30个机械化营、30个空军中队和30艘作战舰艇。斯托尔滕贝格还宣布,将在美国弗吉尼亚州诺福克新建大西洋联合司令部,负责确保北美和欧洲之间的海上通道安全;同时在德国乌尔姆建设一个后勤司令部,为欧洲的后勤和军事调动提供支持。各国防长还同意增加1200名军事指挥机构工作人员,同时承诺将在2024年前实现国防预算占GDP“两个百分点”的目标。一年前,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公开批评德国等欧洲国家的国防预算太少,德国等正在对此进行改善。

我们不追求全面和综合分析德国联邦国防军的改革,只尝试去重点观察对于理解联邦国防军正在发生的事情十分重要并且对俄罗斯有借鉴意义的一些方面。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德国《明镜》周刊5日报道称,德国国防部4日公布了一项旨在改善联邦国防军装备的战略规划,计划到2031年实现军队全面现代化,并逐步提高国防预算。

  对于北约的相关措施,俄罗斯塔斯社援引俄国家杜马议员乌斯维亚佐夫的话说,俄应当采取回击措施,在加里宁格勒部署S-400防空导弹系统,同时增强在边境地区的兵力部署,以对抗北约的这一侵略政策。

俄罗斯军事政治理论家协会的代表们在非常高的水平上提出了类似的和显而易见的问题。例如,我们的武装力量在劳动市场上应成为有吸纳力的地方,国防部应根据清晰的结果预测和现实的行动计划行动。关于应当改变军士的地位,恢复和展开准尉制度甚至增加军衔数量。关于没有考虑到当前和未来的威胁和一系列其他因素对俄罗斯武装力量的员额进行有说服力的论证。关于在执行总统关于将俄军合同兵数量增加到42万5千人的决定的过程中不可避免会出现的困难。

  来源:环球时报

  德国《世界报》称,欧盟委员会计划未来十年投资65亿欧元,建设装甲道路。因为目前的道路不适用特殊的重型或超大型军用车辆,而船只从中欧和西欧运武器到波罗的海国家又太慢。

第三,考虑到安全政策方针,联邦国防军的军事能力要求重心向及时满足军队的物质需求和全面保障转移。但是在政府限制预算的背景下,怎样保持必要的专业能力并不清楚。

  此外,德国的国防预算也将逐年增加。目前,德国目前的国防预算为430亿欧元左右,约占国内生产总值(GDP)1.2%,至2023年将提升到600亿欧元,约占GDP的1.5%。▲(青木)

  [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青木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柳玉鹏]“尽管美欧在经济上的分歧越来越大,在军事安全上却表现出团结。”德新社8日报道称,北约7日公布“四个30”的加强战备倡议,同时在美国和德国增设司令部,以此应对俄罗斯的军事升级。

首先,联邦国防军总员额及其任务行动能力不应取决于兵力的多少而是军队的职业化程度。在日前的复杂情况下,联邦国防军的使用应当是高效的。这是联邦国防军的建设目标。这一方针不排除将干部编成数量削减至低于16000人的临界点。

  德国陆军装备的豹2坦克

政治领导人任何时候都不应忘记,做出损害国家安全和国防力的决定能导致他们自个大概被追责。例如,军队丧失功能或履行职责的能力大概导致军事失败。以德国为例我们看到,实际上国家安全和军队战斗力是用牺牲财政节约换来的。因此不可以不指出,德国专家们一下子就抓住和说出了问题的实质。最后也就是说,想少花钱未必能换来安全和国防。

总地来讲,根据所做出的决定,221068人的军队将被削减至18万5千人。其中17万人为基干军人和合同兵,还有5千至1万5千名义务兵。文职人员的数量也将大幅度削减三分之一——从7万5千人削减至5万5千人。

任何改革努力的决定性因素是拥有开始实施提高兵役吸纳力所必需的可靠运转的财政机制。这对于吸纳年轻干部是必须的。德国专家以为,假如在国防预算框架内没有用于确保吸纳兵役候选者的必要基本费用,那么联邦国防军所面临的在劳动力市场上补充干部的问题将越来越尖锐。同时,不管是质量方面,还是数量方面,都会成问题。

2011年5月18日,德迈齐埃在联邦国防军总监2010年6月报告的基础上批准了改革的主要引数。与其前任一样,国防部长遇到的内部结构问题也同时形成。德国联邦政府2010年6月7日做出的决定成为联邦国防军全面改革的出发点。根据这个决定,在「整顿联邦预算」的框架内,国防预算应在2014年前做出83亿欧元的贡献。

德国再次认真改革其武装力量——联邦国防军。国内媒体到今天没有对关于德国军事改革进行全面的介绍和评估,注意力常常聚焦在一些个别事件上,因而对正在发生的事情只有支离破碎的认识。

日前存在着比例失调的迹象:联邦国防军的人员构成特点是工资高于士官和士兵的军官占多数,士官和士兵的工资在预算中所占比重要小得多。如德国专家警告的那样,在短期内只简单地按比例地削减编成,而不改变职务关系制度——因为「合同兵还是合同兵」——联邦国防军干部构成日前的比例失调局面甚至还会加剧。而不按比例削减人员就无法节省预算经费。

同时,联邦国防军担心志愿兵数量不足。这种担心不无根据。简单的计算表明,员额为18万5千人的联邦国防军每年有1万5千名基干军人和合同兵需要轮换。每年需要大约1万名志愿兵。因而不得不在劳动市场上在有竞争的条件下选拔候选者。与此同时,德国联邦议院仍然没有为确保联邦国防军的吸纳力而做出必要决定。古登堡的旨在提高联邦国防军和兵役吸纳力的计划也没有实施。

尽管在适龄入伍者中的招募数量加重了40%,联邦国防军对所需专业的基干军人和合同兵的需求仍不可以得到满足。在几年的时间里约有7千个职务空缺。象医生、工程师这样专业人员最为缺乏。根据联邦议院国防全权代表2011年1月底释出的报告,联邦国防军缺少550名医生,这个数字大约是全部军医编制总数的六分之一。未来德国军队还需要能维护复杂装备系统、业务更熟练的专业人员。他们需要能够承担更大的负荷,并具有外交能力,同时,他们应了解在服役中大概产生的所有风险。

前任国防部长成功地做出了中止义务兵役制的决定(首先在党内采取行动)。但是古登堡把在没有义务兵役制的情况下怎样找到数量足够、技术熟练的年轻军人的问题留给了下一任。显然,假如联邦国防军打算在与私营企业争夺高质量劳动力的竞争中取胜,它必须成为有吸纳力的雇主。在德国,不管是专家还是普通人都承认这一点。

计算还表明,来自联邦政府的预算节约方针使联邦国防军不可以达到必要的能力水平。这一结论有以下理由支援:首先,干部结构比例失调的问题短期内无法解决或者缓解,解决这一问题需要时间。其次,合理而慎重地缩编不可避免地要求花费巨资为退役人员提供各种社会保障,招募技术熟练的干部和提高服兵役的吸纳力也需要许多资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