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媒称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外交方向出现根本转折 建国后仅三回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东亚经济研究所“东亚论坛”网站4月8日文章,原题:澳大利亚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战略和经济位置
伴随中国的复兴,澳大利亚的核心战略和经济利益将面临越来越艰难的决断。

  日本《外交学者》杂志12月22日文章,原题:中国外交重大转向

  美国《华尔街日报》8月5日文章,原题:中国的崛起与战争之路

  澳国立大学教授休·怀特近期的一篇文章,引发了一场关于澳大利亚在亚太地区战略前景的喧嚣争论。怀特的观点直截了当:中国正复兴为经济龙头,并将在未来数十年与美国争夺地区老大的宝座。中国是澳最大的贸易伙伴,而美国是澳的安全保证者。或许当两个超级大国为地区影响力较劲之时,澳大利亚将被迫在北京和华盛顿之间做出抉择。这并非什么新话题,过去几十年来都是澳防务政策的重中之重。但其紧迫性如今迫在眉睫。据部分相对保守人士估计,中国经济将在2030年超过美国。经济力量从美国向中国的转移,支持了怀特有关太平洋地区力量转移的论点。

  中国最近召开的中央外事工作会议表明:中国外交方向出现了重大转折–中国将同周边国家的外交关系的地位提升至首位,超过了同发达国家的关系地位。北京认为,相比同发达国家的关系,与周边国家和新兴大国的关系将在中国复兴的路上扮演更为关键的角色。

  一战前4年,英国政治家诺曼•安杰尔在其作品中称,军事征服已不适用于当代经济体之间的关系。今天,许多决策者按照相同逻辑,预测中美可以避免战争。但这些人可能错了。这正是芝加哥大学政治学家约翰•米尔斯海默所暗示的:就如上世纪欧洲的情况一样,对塑造亚洲未来起决定作用的是政治而非经济。中国的崛起很可能引发在安全领域跟美国的激烈竞争,导致世界这两大经济体之间大有开战可能。

  美国对中国的复兴表示欢迎,但前提是中国要在地区和国际秩序中成为“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但在很多中国人看来,这种提法的言外之意就是在美国主导的系统下居于一个从属位置。尽管中国政治圈部分人对现状相当知足,但其他人———尤其是人民解放军内部一些部门并不乐意给美国当跟班。正像怀特所言,如果中国全面融入地区和国际秩序并成为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其他国家必须意识到———尤其是美国,中国可能会越来越要求获得与其自身分量相匹配的利益和关注。

  中国自建国以来,外交政策长期保持稳定,仅发生过几次转折。而自改革开放以来,“优先发展与大国关系”的外交方向一直未变。而此次中国外交政策出现重大转向,其深层原因在于经济长远利益和地缘政治。北京认识到周边地区将对中国的发展起到日益重要的作用。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今年四月份曾称,中国东亚和东南亚国家的贸易总额达到了1.4万亿美元,超过了与美国和欧盟贸易额的总和。他指出,中国的前十大贸易伙伴中有一半在亚洲,并且中国对外投资的70%都在亚洲。中国正在动用一切手段增强在该地区的影响力。

  这与时下的普遍看法相左。一般认为,美中关系会有个良性未来——这基于一种观点,即美国可以驾驭中国,办法是鼓励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在当前以美国为首的全球秩序中崛起。在华盛顿,持这种看法的大有人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