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夏族民共和国“造岛神器”第三遍出海 6天就挖出贰个水立方(图)

  澎湃新闻6月8日消息,6月8日,各地高考如火如荼的进行,造岛神器“天鲲号”也迎来大考。

图片 1

图片 2图片 3

  澎湃新闻从中交天津航道局(以下简称“天航局”)获悉,6月8日下午,我国自主设计建造的亚洲最大重型自航绞吸船“天鲲号”驶离码头,经由长江口北角开往浙江花鸟山海域进行为期3天的海试。

2018年5月19日,江苏南通,启东长江入海口,亚洲最大、最先进的绞吸挖泥船、6600千瓦绞刀功率重型自航绞吸挖泥船“天鲲号”。(图片来源:CFP视觉中国
千龙网发)(拖拽图片可查看大图)

新华社天津6月12日电 题:我国自主研发的疏浚重器“天鲲号”首次试航成功

  这次离港,“天鲲号”的动力系统和推进系统等将首次接受海洋环境的“深蓝”挑战,向着成为真正的疏浚利器迈出关键一步。

(环球时报6月8日报道)8日,我国自主设计建造的亚洲最大重型自航绞吸船“天鲲”号将驶离位于江苏启东的船厂码头,经由长江口北角开往浙江花鸟山海域进行为期3天的海试。这意味着,它距离成为真正的疏浚利器仅有一步之遥。中国交建所属中交天津航道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航局”)于2015年启动“天鲲”号的建造工作。历时数载铸造出国内首艘从设计到建造、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重型自航绞吸船。该船绞刀额定功率6600千瓦,可挖岩石,35米的最大挖掘深度位居世界前列、亚洲第一。

新华社记者毛振华、王晖

图片 4在码头静待出港海试的“天鲲号”。
天航局供图

离港后的“天鲲”号将首次迎来大考,接受来自海洋环境的多项考验。监造组组长王健7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船舶的许多缺陷、隐患都需要通过试航发现和解决,此次海试不仅要测试“天鲲”号的动力系统和推进系统,还要对雷达、电罗经、磁罗经等助航辅助设备进行调试校正。另外,由于首航将面临许多未知困难,做好试航时的安全工作以及对紧急情况的处理也是极大考验。

记者12日从中交天津航道局获悉,经过为期近4天的海上航行,首艘由我国自主设计建造的亚洲最大自航绞吸挖泥船——“天鲲号”成功完成首次试航。这标志着“天鲲号”向着成为一艘真正的疏浚利器迈出了关键一步。

  头号“造岛神器”

亲手将“天鲲”号从图纸变成重器,谈起首次海试,王健坦言“多少有点忐忑不安”。他说,这毕竟是“上战场”,不是“上舞台”。不过基于各项工作都稳扎稳打,他表示对“天鲲”号有信心。这并非盲目乐观,自2017年11月3日在江苏启东顺利下水以来,“天鲲”号历时7个月先后完成全船液压管系安装、构建分布全船电力系统、气动减震系统安装调试以及船舶倾斜试验等工作,为此次海试做足准备。

乘风破浪航行性能得检验

  2017年11月3日,由天航局投资并联合设计,上海振华启东造船厂建造的6600kW绞刀功率重型自航绞吸船“天鲲号”在江苏启东成功下水。

《环球时报》记者7日登上整装待发的“天鲲”号,看到设备正隆隆运转,几十吨的重型吊车反复运行,工作人员紧锣密鼓地进行最后调试,顾不上多说几句。记者随机询问的几名工作人员都说,期待“天鲲”号首秀。此前由“天航局”出资建造的挖泥船明星“天鲸”号于2010年投产后,陆续在厦门、防城港、东莞等各大港口建设中发挥出卓越的疏浚吹填能力。监造组船体工程师孔凡震7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天鲲”号建造过程中吸收“天鲸”号优良性能的同时,不断优化工艺,使其在恶劣条件下的施工性能、防抗风浪等级、挖岩能力、快速成岛能力等方面屡次创新突破。

“整个试航过程有惊无险,‘天鲲号’的动力系统和推进系统等设备成功经受了海洋环境的考验。”随着12日中午“天鲲号”缓缓停靠在位于江苏启东的船厂码头,天航局副总工程师、“天鲲号”监造组组长王健如释重负。

  将“天鲲号”称为头号“造岛神器”,并不为过。

“天鲸”号被中国网民称为“造岛神器”,这个“爱称”来源于其强大的挖掘和吹填能力。船上工作人员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它每小时可挖掘4500立方米的海底混合物,这相当于可以挖出一个标准足球场大、半米深的坑。

一艘绞吸船的建造通常有五大节点:开工、下水、码头系泊试验、海试、交付。据“天鲲号”船长张燚介绍,从2015年12月开工至今,全船建造过程历时2年半,去年11月就已正式下水。随着这次首次海航的成功,“天鲲号”终于从图纸变成现实中的疏浚重器。

  天航局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天鲲号”融合了当前世界最新科技,各项性能指标均超过现役亚洲第一大自航绞吸挖泥船“天鲸号”。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阅读全文

图片 5亚洲巨型自航绞吸船“天鲲号”完成首次海试。王彩亚

  此前被网民称作“造岛神器”、亚洲第一大自航绞吸挖泥船的“天鲸号”,是由天航局投资,上海交通大学与德国企业共同承担设计。“天鲸号”在执行吹填作业时,能以每小时4500立方米的速度将海沙、海水的混合物排放到最远6000米外。

其实,在下水后的7个月里,“天鲲号”监造组并不轻松。王健透露,这期间遇到大小问题上百个,通常是小问题当天就解决,有些需分析研判的大问题往往要几个月才能拿出解决方案。

相关文章